第一百零八章:詭計

書名:王座之巔  作者:陽狐 

本章字數:2443     更新時間:2020-04-30 09:00:06

轟~~

一聲聲巨響,在炎府門前響起,乍看而去,就如同人間煉獄一般,街道上哀聲亂嚎,屋檐之上紅色火焰在翩翩起舞仿佛是在嘲笑那些如同老鼠般不停逃竄的人們。

云,為了映照此刻的現象,漸漸變為了紅色。

“張幫主,你沒事吧?”炎府大門右側五十米處左轉,有一個破舊巷子,巷子中灰頭土臉的司守鶴甩了甩頭上的塵土,扭頭詢問張天樂安危。

而就在此刻,又是“轟~”的一聲巨響在他耳邊炸開,這一炸,其身上所纏繞的靈力微閃,這代表著司守鶴受了重傷。

“守鶴哥哥,你沒事吧?”司守鶴懷中,傲紫雪探頭探腦的關心著他,但還沒等她多瞧一眼,便又是被司守鶴強行壓在了懷中不得動彈。

轟~轟

又是兩聲巨響,在不遠處響起,看著巷子外如同人間煉獄一般的場景,張天樂雙眼呆滯,從而不由自主的產生出一種名為恐懼的感覺。

“張副幫主,麻煩你幫我照看好她。”見到張天樂沒有給予自己答復,司守鶴索性轉頭將傲紫雪強塞給張宇旋即身形一閃便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臉恐慌的傲紫雪和茫然不知所措的張宇。

“此番事件絕非偶然,必定是有人從中作祟。”司守鶴腦海中突然傳來此音,赫然是那久久未語的小黑。

隨后司守鶴其身形在王穆爆炸之地顯現而出,望著四周越燃越烈的火焰,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目前這里發生的一切,不管怎么看顯然不像是意外可以發生出來的,反而更像是有人精謀密劃而成。

熾熱的火焰在四周搖擺不止,所散發的溫度更是高的離譜,不一會,司守鶴已是滿頭大汗,一雙黑色眸子緊盯著眼前這團明明沒什么燃燒物卻依然旺盛的火焰,司守鶴眉頭漸漸緊皺。

略微遲疑,司守鶴的眼瞳驟然放大,其身形又是一晃,轟,下一刻,那團火焰竟然爆炸了?

巷子口,張宇望著身形再度消失的司守鶴,心中不由驚訝,這般速度饒是他也無法媲比吧。

思緒亂飛之時,司守鶴毫無征兆般出現在了張宇身旁,見此,傲紫雪立馬扯開張宇一把撲到司守鶴的懷中,顯然,他是真的被這股如同煉獄般的場景嚇壞了,而此刻的司守鶴毫無意外就成了她心中最為依賴的那個人。

輕輕揉了揉傲紫雪的小腦袋,隨后快速的抹了一把汗水,略微有些氣喘吁吁道:“很奇異,街道上的那些一團團火焰,會爆炸。”

之前司守鶴還一直十分奇怪,這王穆爆炸按理說也不可能連環爆呀,可現在怎么一會炸一下一會炸一下的。

“火焰爆炸?”張宇等人聞言,也是驚訝十分,就連見多識廣的何延也是從未聽聞有火焰會爆炸一說。

低頭沉思片刻,司守鶴猛然抬頭,道:“現在當務之急便是講那些火焰熄滅,不過,現在看來這些并不是普通的火,用水的話,估計不行。”司守鶴搖了搖頭,否定了這個最樸實的方法。

之后,司守鶴像是自言自語一般,低頭繼續說道:“如果水不行,那就只好用暴力一點的方法了,現在也只能姑且一試了。”

言罷,司守鶴便轉頭對著何延快速說道:“何老,我自知其實力不如你,所以這個,忙你得幫我。”

“沒事,要干什么你盡管說便是。”何延擺了擺手,十分大度凌然道,他對司守鶴本就印象十分不錯,現在這般狀況,司守鶴如果能想出有效的解決方法,他何延自然十分樂意。

見到何延這番爽朗的態度,司守鶴會心一笑,對他的感覺再次提升了一個維度。

將傲紫雪再次交于張宇之后,司守鶴跟何延便是身形一閃,沖進了哀聲震天的街道。

一出巷口,如同有了靈慧般的火焰瞬間撲面而來,將其二人包圍,身形搖擺就像嫵媚的女人一扭一扭的,乍看而去,竟是感覺火焰之上出現陣陣猙獰變化。

“呼~”

重重的吐出一口熱氣,司守鶴右手微顫,一把鋒芒利劍便是出現在了手中,旋即靈力涌動間,快速將這把利刃緊緊包裹而住。

略微一怔,司守鶴這把利刃竟是與當日跟騰蛇交手時的那把劍不一樣,但這般好奇之意只是在何延腦中一閃而過,眼前的火焰就已經夠他煩惱的了。

狂暴的靈力依附在并不屬于神兵利器的劍刃之上赫然發出陣陣刺耳的鳴叫之音,就像是在痛苦的呻吟,但此刻的司守鶴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用盡全身之力揮斬而下,直指眼前的火焰。

咻~

利刃劃破空氣的聲音驟然響起,看似有力但卻無用,一擊之后火焰依然旺盛無比,甚至有些爆裂的現象。

眉頭微皺,何延左手隨意而甩,一道鋒利劍意瞬間而出,執掌為劍,道法神通不過如此吧。

轟~

劍意穿過火焰打在了其后的墻壁之上,墻壁未倒,但幾丈長的劍痕已經說明了此擊的威力。

“看來事情要比我想象的要麻煩的多。”司守鶴眉頭緊皺,看著二人全部落空的攻擊不由陷入了沉思。

“司守鶴鬼士之名,便是你吧?”一道分不出男女的聲音在四周突然響起,令的司守鶴渾身一震,其眼瞳也是驟然放大,一臉的恐懼之意。

難道是外界的那些人找過來了?

司守鶴立即便是聯想到了前幾天的傳言,王邪陽曾說過,當時外界有很多股勢力正朝著鬼月鎮趕來,而對方極大可能就是沖著他來的,那現在看來,這里所發生的一切瞬間便是變得如此理所應當,而這些滅不掉的火焰可能就是對方的手筆了。

但是仔細想來又很是沒有道理,對方既然有這么大的詭異神通,那何不妨等自己走到四處無人之地,再將其抹殺,這樣一來神不知鬼不覺的,完全沒必要弄這么大陣仗的混亂,且如此引人注目。

對了,司守鶴忽然間想到了剛剛逝去的王穆,再加上王穆身上的禁術和突然的爆炸,這樣一串聯,司守鶴想來這些人一定是想要借王穆之手除掉自己。

因為這樣一來,就算他在跟王穆的戰斗中僥幸獲勝,而后的爆炸也一定能將自己炸的粉身碎骨,這便是雙重保險。

而他們這些在背后操控一切之人,甚至連面都不需要露一下,即殺了他司守鶴又可以脫離一切干系,就算你司守鶴身后有實力通天之人怪罪下來,屆時也只會將罪行強加于蒼炎幫的身上罷了。

好一手借刀殺人,竟運用的如此巧妙,但他們卻是沒有想到張天樂也會插手此事,到最后還需要自己親自動手。

司守鶴臉上的恐懼漸漸褪去,自認為將對方的手段看的極為透徹,但其實還有一點被他所忽略,那便是這些會爆炸的火焰。

就算你司守鶴在跟王穆的對戰中僥幸獲勝,而后又憑借自身實力躲過第一次爆炸,但之后這些火焰的第二次、第三次,你司守鶴又是否能躲的過呢?

躲不過,便死,躲得過,那其精力也是到了極限,只要自己隨便一出手,結果依然如此罷了。

前招曰:“兩虎相斗,兩敗俱傷”

后招曰:“鷸蚌相爭,漁人得利”

所謂詭計,不過如此。

送鮮花
評論
看過《王座之巔》的人還看過

關于有樂 | 聯系我們 | 用戶協議 | 投稿說明 | 版權聲明 | 客服中心 | 反饋留言   

電腦版觸屏版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南京墨閱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蘇ICP備16033847號-2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收米直播篮球直播间 期货开户配资网 北京快乐8是国家开的吗 快乐扑克3出豹子概率 双人急速赛车游戏 福建十一选五的开奖结果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是怎么回事 11选5杀2个100%技巧 000157股票行情搜狐 小伙炒股2万赚到70万 宁夏十一选五的步骤图 大发快三app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 3d试机号和开机号下载 员工股权激励方案 十一运夺金出号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