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蝕心蟲

書名:萬古劍帝  作者:小虎鯨 

本章字數:3527     更新時間:2016-09-15 00:00:41

林萬鶴搖了搖頭,接下來的路途,他很明智的沒有再多問一句,而是學著林凡一樣,一邊喝茶一邊閉目養神。

林凡自然知道林萬鶴心中有些疑問,但他不準備解釋,而事實上,他已經悄悄換掉了自己的功法,改成了一種叫做‘劍游太虛訣’的天階極品功法。

這功法是他前世意外所得,在他的記憶力,劍游太虛訣足以排在第一,最關鍵的是,這功法與他的體質最為契合。

但可惜的是,前世因為種種原因,他都沒有能夠修煉劍游太虛訣,導致這天地間至強的功法被埋沒許久,可是今后就不會了,在林凡手中,它必定會大放光彩,重回昔日巔峰。

不多時,馬車終于停下,倆人下車,來到五劍盟的大門口。

“你們是什么人,這里可是五劍盟,還不快滾。”看守大門的弟子兩眼一瞪,喝道。

林萬鶴當即就怒了,他堂堂五劍盟長老,居然有如此不長眼的人,敢在五劍盟的門口攔他?

“大膽,我們是林家的人,我乃五劍盟的長老,你瞎了眼不成?”

“林家,哪個林家,我們五劍盟已經沒有林家了。”那人絲毫不懼,挺直著腰桿,理直氣壯的說道。

“你……”林萬鶴還想說些什么,但卻被林凡攔住,看著后者投過來的鎮定眼神,他冷哼一聲,甩了甩袖,瞪了那看門弟子一眼,就站到了一邊。

事情到這里其實已經很明顯了,無非就是五劍盟想給自己來個下馬威。

林凡面無表情,走到那看門弟子的面前,然后在他不解的目光下,掄起了袖子,照著他的臉龐就是一拳打了過去。

砰!

那人頓時被打的眼冒金星,滿地找牙,抬頭看著林凡,滿臉怒容。

“你……你敢打我?你們林家找死不成?”

什么時候連只看門狗都如此囂張跋扈了?真當林家已經完了?

“有何不敢?我不光要打你,我還要殺你。”林凡面色沉了下來,冷聲道。

話一說完,林凡手中長劍出鞘,沒有半點廢話,一劍刺向那人的胸口。

林萬鶴看到這一幕,也是被林凡的所作所為驚住了,他萬萬沒想到林凡如此霸道,直接就要動手殺人。

“住手。”

就在長劍距離那人不到半寸的時候,一個人影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林凡嘴角一笑,手一抖,就卸去劍氣,劍尖一轉,收起了劍,盯著剛才出現的那人影。

司徒晉雙眼一縮,不由得多看了林凡幾眼,如此近距離都能剎那間收勢,這份控制力堪稱爐火純青,即便剛才換做是他,雖然能收住劍,但絕不可能做到如此風輕云淡。

這就是那個林家少主?怎么和以前不一樣啊,司徒晉非常震驚。

“司徒師叔,林凡剛才沖動了,別見怪。”林凡一臉笑容。

“說哪里的話,年輕人嘛,血氣方剛,我理解。”說完后,司徒晉眼睛一瞪,對著地上那看門弟子怒吼道,“愣著干嘛,還不快滾,連自家主人都敢攔,不知死活的東西。”

林凡看著司徒晉的表演,心中冷笑,還不是你們讓他來攔我的么,借機侮辱林家,然后好將林家逐出五劍盟,這算盤打的真是響。

“外面風大,咱們還是進大堂里說吧,家主們都在等著呢。”司徒晉道。

林凡自然不會和他客氣,大搖大擺的往大堂走去。

“哼,看看你們林家干的好事,居然還有臉來五劍盟?”

前腳剛一踏入,就傳來一聲爆喝,然后一股強大的威壓直接籠罩過來。

幸好林凡早有防備,全身力量沉入腳底,硬生生就給抵抗住了這股威壓。

威壓來得快去的也快,林凡額頭汗水密布,但依舊面不改色,反問道,“那你倒是說說我們林家都干了些什么事?”

大堂內,坐著四個人,站著四個人,此刻,他們都冷著眼看著林凡,但眼中都帶著一絲驚訝,顯然沒想到螻蟻般的林凡居然能在司徒墨的威壓下,堅強的站著,這份意志力,不可謂不強。

五劍盟每三年輪換一位盟主,而今年,坐在最上方的司徒墨就是盟主。

司徒墨是個精瘦的漢子,尖嘴猴腮,一看就知道是個精明的主,他冷聲一笑。

“哼,你們林家昨夜殺害了飛劍宗大長老的親傳弟子趙達,已經徹底得罪了飛劍宗,引來殺生之禍,所以,我司徒墨以這個盟主的身份宣布,你們林家從今日起,徹底被逐出五劍盟,永生不得進入五劍盟管轄之地半步。”

話一出口,林萬鶴面色大變,他們今天是來求援的,雖然也想過五劍盟會置之不理,但沒想到對方居然會如此絕情,竟直接將林家逐出了五劍盟,這等于是斷絕了林家存活的最后希望。

完了,林家堡要完了!

林萬鶴心中悲涼,一想到祖宗的基業激將葬送在他這一輩,就要情不自禁跪下請求,但卻被一人扶住。

林凡面色平靜,雙手穩穩地將大伯撐住,不讓他跪倒在這些人面前,畢竟林家的臉面萬萬不可失。

“大伯,你別擔心,交給我好了,相信我。”林凡說的鏗鏘有力,中氣十足,林萬鶴一時間竟有些相信了,站起身,站在林凡的身邊,一副不成功便成仁的樣子。

林凡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看了一眼在場的八人,在他們冷漠的注視下,搬來了一張凳子,氣定神閑的坐了下去,與四位族長平起平坐。

這個舉動頓時讓其他人全部皺眉。

這小子不會是瘋了吧,盟主都已經下令,將林家逐出五劍盟了,他居然還有臉大搖大擺的坐下來?

“李瀟,把他給我轟出去。”

說話的是李家的家主,在他說完后,他身后那名年輕人便站了出來。

“林凡少主,聽說你昨晚以木劍境的修為一招就打敗了趙達?我很想見識一下,不知道能不能賞個臉?”被喚作李瀟的青年樂呵呵的一笑,饒有興趣的看著林凡,說實話,他壓根就不信有木劍境的修士能用一招就打敗無劍境,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依他看來,這個消息大多是林家的人以訛傳訛,吹出來的。

林凡輕輕抬頭,淡淡的看了一眼這個李瀟,隨意的說道:“你比昨晚趙達那廢物都不如,我為什么要和你比?”

這話一處口,李瀟神色猛地一變,勃然大怒。

“你找死!”

劍鳴聲起,李瀟手中長劍化為一道劍光,直接對著林凡面門爆刺而來。

看著這碗口粗細的劍光,林凡不動聲色,波瀾不驚,伸出兩根纖細的手指,攔在身前,

哐!

如眾人想象中那劍光刺穿腦袋一幕并沒有發生,反而李瀟的長劍一頓,被一雙手指緊緊的夾住,動不了絲毫。

“就這樣子還敢和我比?”

林凡嘴角帶笑,端坐在椅子上,顯得游刃有余。

什么情況,又是一招?

這下子李瀟徹底詫異了,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最強的一劍居然如此輕易的就被林凡接住,開什么玩笑,這還是木劍境?

“不,你一定使詐,給我死。”

看著李瀟有些瘋魔了,林凡搖了搖頭,然后猛地站起身來,伸出手掌就對著他的胸膛打去。

砰!

李瀟整個人如斷線的風箏般向后飛去,撞在墻上扣不下來,除此之外,在他的身上,居然還有一道道黑紋開始浮現,猙獰無比。

李瀟大叫一聲,神色扭曲,似乎很痛苦的樣子。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錯愕了,李家家主更是神色大變,怒道:“好小子,你對我家瀟兒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老子明明在救他的命。

林凡再次悠閑的回到椅子上,微抬眼皮,說道:“這個人修煉了某種禁法,而且體內有一種神秘的生物正在蠶食他的身體,就在心臟之中,你若不信,可以去查看他的身體。”

李家家主明顯不信,但看到李瀟痛苦的模樣,也不含糊,直接將李瀟按在地上,握著他的手腕,開始查看起來。

不多時,他猛地睜開眼睛,怒火沖天,迎著李瀟的臉就是一耳光。

“好你個逆子,居然敢修煉我們李家的禁術,而且還偷了鎮族之寶,我現在就殺了你。”李家家主怒不可遏,儼然有一種要活撕了李瀟的沖動。

李瀟被這一耳光差點打懵了,好久才反應過來,跪在地上求饒。

“爹,孩兒知錯了,再也不敢了,求你救救孩兒。”李瀟抱住李家家主的大腿。

看到此情形,李家家主也心軟下來,這是他唯一的兒子,而且天資極高,是五劍盟年青一代的第一高手,將來成就不可限量,如果真的就此夭折,太過可惜。

“哎,我也沒法子,蝕心蟲已經徹底融入了你的體內,你……”李家家主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林凡突然站了起來,輕笑道。

“那也未必,我能救你,而且可以助你徹底煉化蝕心蟲。”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

“哼,大言不慚,實話告訴你,這蝕心蟲雖然是我離家鎮族之寶,但是近幾代族人,還從未有一人能夠煉化它,你何德何能,就敢說出這種話來,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李家家主大袖一甩,冷笑著瞪了一眼林凡。

在做的其余人也自然也都覺得林凡太過信口開河,就連林萬鶴也是不信的,因為蝕心蟲一直都在李家,林凡連見都還未見過,怎么可能如他所說的那般?

對于眾人的懷疑,林凡根本沒必要解釋,堂堂九品劍帝,豈是區區幾個凡人能夠揣測的?

林凡沒有說話,只是在眾人的目光下,走到了李瀟的身邊,然后伸出一只手按向他的心口。

李瀟本能的想要躲避,但被林凡喝住。

“想活命就給我老實的待著別動。”林凡冷聲道。

砰!砰!砰!

林凡雙指如閃電般點出,在李瀟胸口重重的點出了三下,有三道常人察覺不到的金芒沒入了李瀟的體內。

做完這些,林凡才收回手臂,氣定神閑的回到了座位上。

林凡不知道的是,隨著他小露了一手,四位家主的心中早已驚濤駭浪,面面相覷,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震驚。

起初他們還并不在意,還以為是一個后輩在他們面前大放厥詞,但是直至看到林凡的手法之后,才大吃一驚,因為他們發現,以他們如今的境界,居然完全看不透林凡所施展的是什么手法。

這是什么手法?怎么如夢幻般的神乎其技?

而就在這時,李瀟突然怪叫了一聲,將他們從震驚中拉了回來。

送鮮花
評論
看過《萬古劍帝》的人還看過

關于有樂 | 聯系我們 | 用戶協議 | 投稿說明 | 版權聲明 | 客服中心 | 反饋留言   

電腦版觸屏版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南京墨閱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蘇ICP備16033847號-2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收米直播篮球直播间